公司概况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王先生
电话:0574-8857466
邮箱:service@china-els.com
投资建议 当前位置:首页 >> 投资建议
外媒:希腊退出欧元区影响并不会太大外媒周二分析指出,随着希腊政府在周一宣布将举行提前大选,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再次出现在市场中,但是分析人士指出,随着金融危机之后采取的多项措施,这一可能的灾难性场景对欧元区其他地方的伤害应该可以得到控制。  这些分析师指出,更大的问题应该是,随着反对紧缩政策的希腊激进左翼联盟Syriza可能通过1月25日的大选上台,欧洲大陆各国内反紧缩立场的政党都会得到鼓励,可能造成欧盟内部政治危机的蔓延。  在希腊议会未能于第三轮表决中确认下一任总统的人选之后,欧盟和德国分别发出警告,呼吁希腊选民支持国际债权人所要求的各项改革措施。  智库组织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欧洲研究所在布鲁塞尔的主管扬-特赛(Jan Techau)说,“这可能是最糟糕的结果。”他强调,“这种不确定性是危机尚未结束的最明确提示。”   希腊的债务问题在2012年几乎导致欧元区的崩溃,欧盟,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随后组织了两轮巨额援助,避免希腊退出欧元区。  扬-特赛在周二的访问中说,Syriza取代执政的中右翼联盟并不是可能性非常大的事情,毕竟希腊民众一直和极端党派保持着明显的距离。  还有分析师指出,即使Syriza能够成为执政党,其党魁阿莱克西斯-特斯普拉斯(Alexis Tsipras)也不太可能真的兑现其撕毁希腊援助项目关键性条款的威胁。贝伦伯格的首席经济学家霍尔格-施米尔丁(Holger Schmieding)说,“极左翼的Syriza早就将自己的口号温和化。”   尽管如此,霍尔格-施米尔丁还是指出,“在近期不确定性无可避免的恶化之余,存在有30%的可能性希腊再陷入一次新的深度危机,并可能退出欧元区。”   分析认为,2012年以来出现的变化是,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向欧元区其他地方蔓延的风险。在1月1日之后,随着立陶宛的加入,欧元区将变为19个国家。这个货币联盟已经设立了一个5000亿欧元的防火墙,以阻止债务危机的重演。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2012年则是以“尽一切可能”挽救欧元的承诺平息了当时的风暴。  西班牙和爱尔兰相对两年前的强劲状态也是另一个积极的因素。霍尔格-施米尔丁说,“希腊的悲剧可能不会演变成为欧元区作为一个整体的系统性危机。”   野村证券的贾奎斯-卡里克斯(Jacques Cailloux)对此表示赞同。他说,“因为欧洲央行已经控制这种蔓延的效应两年之久,我们已经不再是处在之前的境况中。”   但是政治上的传染性则是另一个问题了。西班牙我们可以党(Podemos)这样的左翼政党已经在相当短的时间内获得了很大关注,希腊的Syriza更被视作挑战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严苛紧缩要求的一个楷模。  我们可以党的领导人巴勃罗-伊格莱西亚斯(Pablo Iglesias)在周一通过推特和阿莱克西斯-特斯普拉斯互致祝贺,称“2015年将是西班牙和欧洲发生变化的一年”。  民意调查显示,我们可以党在11月的西班牙议会选举中将是领先政党。  在政治光谱的另一端,英国独立党这样倾向右翼的反欧盟党派也有民意支持的上升。IHS全球视野的分析师蒂亚戈-伊斯卡诺(Diego Iscaro)说,“只要希腊的经济状况不在新政府上台后进入完全的混乱,Syriza的胜利一定会提高反紧缩政策党派在欧元区的民意支持。”   此外,希腊退出欧元区还可能导致更广泛的地缘政治问题。扬-特赛说,还存在一种风险就是,如果欧洲不能及时采取行动,那么希腊可能转而向中国甚至是俄罗斯求助,两国都有“巨大的地缘政治利益动机来获得更强的影响力”。  扬-特赛说,“我们肯定不希望这个国家受到另一种外部势力的影响”,希腊可能在压力下否决欧盟在制裁和贸易上的决定。  欧盟已经因为乌克兰问题对俄罗斯实施了一系列制裁,并威胁会对该国采取更多措施